<var id="j46X16b"><noframes id="j46X16b"><label id="j46X16b"></label>
<label id="j46X16b"></label>
<del id="j46X16b"><div id="j46X16b"></div></del>
    <label id="j46X16b"><div id="j46X16b"><label id="j46X16b"></label></div></label><label id="j46X16b"><noframes id="j46X16b">
      <samp id="j46X16b"></samp>
          <delect id="j46X16b"></delect>
          <samp id="j46X16b"></samp><label id="j46X16b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j46X16b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amp id="j46X16b"><noframes id="j46X16b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amp id="j46X16b"></sam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j46X16b"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j46X16b"><div id="j46X16b"><label id="j46X16b"></label></div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j46X16b"><div id="j46X16b"><del id="j46X16b"></d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204章 大军-我做老千的那些年后续叫什么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借鉴他的论文,然后生产出测试很好用,真用起来却有安全隐患的产品,宁为觉得主要还是人性使然。在有同行已经领先的情况下,能感受到压力的程序设计师们,大概会不自觉的借用算法中一些拟定好的函数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几乎无法避免。所以宁为在看到思科的黄总后,其实并没有觉得生气,只是觉得颇为意外,大中华区总裁竟然单枪匹马的跑来深夜拜访,在宁为的印象中,谈判这种事情,严明总会带着很多专业人士,几乎没有见过他一个人跑来过,这多少显得有些没有牌面,怎么说也是世界级科技公司的大华夏区总裁。这多少让宁为有些感慨,寒暄之后便随口问了句:“黄总,今天就一个人来的???”“宁博士,事发突然,而且也不算什么太好的事情,所以就我一个人来了?!被圃萍嵝ψ糯鸬?。“哦?!蹦懔说阃?,然后看了眼时间,说道:“那我也不客气了,等会我还跟位朋友有约,不如你直接说有什么事情,咱们看看能不能达成共识?!?br/>这表态干脆直白的能让人心碎。说实话,黄云坚都没想到竟然在这个地方跟宁为见面,最多十五平的办公室里还塞了一架电子琴?用的桌子也是普普通通的办公桌,背后的书柜就更寒酸了,制式的金属柜,沙发感觉着实也不太舒服,最重要的是连茶都没泡一杯……讲真,宁为腹诽黄云坚没牌面的时候,这位总裁的内心也充满了疑惑,这就是数学研究中心对网传亿万博士的态度?所以宁为到底是图啥?当然更可气的是,宁为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态度。他为什么要来,为什么还是一个人来,这位宁博士心里真的就没点逼数吗?但这些吐槽只能压下去,毕竟这次来他已经做好了忍气吞声的准备。斟酌了一番后,黄云坚谨慎的说道:“那行,宁博士,我来之前其实也跟华为的严总聊过。事实上我们一直没有关闭跟华为沟通的渠道,对于湍流算法在网络安全方面的应用,其实我们也一直很感兴趣。授权费用等等各方面的问题都是可以谈的,所以我们希望能以一种相对温和的方式解决我们双方之间所有争端?!?br/>“哦!”宁为点了点头,然后答道:“黄总,你有没有注意到今天爱立信的表态?说实话,我很欣赏这家公司,这家公司的表态让我意识到一个道理,任何一家能够存续百年愈发壮大的公司都是有原因的。我个人认为爱立信还能再生存一百年,黄总觉得呢?”平淡且理所当然的说辞,让黄云坚瞬间便感受到了巨大压力,对应的便是表现出一脸无奈。思科跟爱立信毕竟不同,双方属于不同的国家,面对的情况跟考虑的问题有着本质上不同的思维方式。尤其是对于欧洲的投降文化,着实让人很头疼。除此之外思科想要收购爱立信还需要顶层那些人的支持,在抉择的时候更难处理跟理顺其中复杂的关系;尴尬的却是思科现在面对的情况却比爱立信要更为复杂跟难堪。作为上市公司,按照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制定的规则,像这种新一代设备出现重大隐患,涉及到多个大合同的负面消息是需要做重大消息披露的。但迫于资本的压力,现在总部已经选择通过官方渠道公示了完全相反的消息。这也是黄云坚刚刚得知的。于是现在的局面就很尴尬了,跪很难跪下去,站又没法站得直。毕竟总部在把虚假消息放出去之后,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像思科这样极具影响力的科技公司发布虚假消息,揭穿后不谈处罚有多重,关键是要有人承担责任。如果他这边没谈好,不管是谁被推出来把这个锅背了,他这个位置都会非常被动。于是黄云坚只能言辞恳切道:“思科毕竟跟爱立信不太一样,我们还是希望能以更体面的方式解决这次无谓的争端。宁博士可以开一些条件,如果我们能做到的话,会尽量做到。但如果是让我们的董事长也像勒敦先生那样的话,这的确有些强人所难?!?br/>这番话让宁为对眼前的男人肃然起敬,端正了身子,笔出了一根大拇指,然后点了点头说道:“懂了,黄总的意思是你们要站着把钱挣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kelingls.com/txt/36236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酒话醉人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怎有可能伤害得了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立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是塔里木盆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闻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弃并不是自己无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肚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太古凶刀-古飞- 第331章 大丈夫岂能受胯下之辱-赵浪是谁的转世- 第204章 大军-我做老千的那些年后续叫什么-